日晉千里

岡田將生的疑惑2

岡田先生最近很困擾

因為不能說出口的夢境他已經躲了敬愛的前輩好幾次

 

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了幾天

又是一個一堆男人喝酒的日子裡

在人群中心笑得如向日葵的前輩拍拍旁人的肩,

就端著酒杯穿過人群朝縮在角落的將生而來


這幾天的躲避被發現了?

當天聽壁角的行為被發現了?

對前輩投去的異樣眼神被捕捉了?

 

強押著腦內不斷彈出的驚疑,

將生努力讓自己直視逐步走近的前輩笑意盈盈的雙眼
雖然──那笑容怎麼看都不懷好意

正要找個藉口躲開

一雙骨節分明的手迅速按住將生起身的動作,
他的溫熱也隨之轄住所有預謀的反抗
瞬間放大的唇俯在將生耳邊訴說彷彿惡魔的語言

"吶,那天,你看見了什麼吧?"

濕熱的吐息燙得將生的耳瞬間熟透

 

無數無法承認的幻想受那刻意壓低得磁性嗓音引誘瘋狂湧出

理智努力的運作

"不不不前輩沒有啦真的沒有,真得只是送了你回家我....."

前輩好看的眉毛向上一挑,戲謔的眼神截去了將生的話語

 

嘴角上揚勾出一抹瞭若指掌的笑
"嗯哼~現在不可愛了喔將生小弟"


擬好的言語被擊碎,有甚麼防線岌岌可危

"前輩!"

再次順利壓制住後輩的前輩,得意地擠著將生坐在堵住出口的位置

完美封閉對方出逃的路線後,似是對現狀極為滿意

反倒放過了羞惱的後輩

友善的開啟關於片場的話題

 

幾杯啤酒下肚,被前輩溫柔的讚語哄得飄飄然的將生,

挫不及防的慘遭襲擊──

"話說啊.....白色連身裙感覺很純潔對吧?"

"若再加上蜜色的唇膏、黑色蕾絲邊的透膚絲襪、尖頭繫帶高跟鞋,怎麼?完全戳中男人的點吧?"

"哼哼哼,我聽見你撲通撲通的心動聲了唷?"

 

一波波綺麗的畫面衝擊得將生呆立在當場

連前輩什麼時候離開都不知道

 

精神遭蹂躪後的軀殼將生機械似的喝著酒
那人的聲音卻自動飄進耳裡


好像有人在和生田打趣

說你又逗人家小弟弟做什麼啦

看他整張臉都紅得不像話

 

前輩狡黠的回不過說些大~人的話題而已
大人兩字還加了重音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將生總覺生田前輩說時貌似還饒有興味地往自己這方向瞥了一眼

帶著抿唇吐著小舌頭笑得無辜的臉



TBC

 

後記:

感謝閱讀!總想寫點嗚烏的東西可是又不會寫,
這時就覺書到用時方恨少(*゚∀゚*)

>其實這次是趕報告時寫得,
不覺在寫報告/準備考試時就會有創作的衝動嗎(*´▽`*)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