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晉千里

滿滿負面思想

寄人籬下第36天

天天渴望番茄牌雞湯

今天碟到啦~

一口氣看完

覺得想出門跑圈

正劇連特典加訪談超過三小時

全程傻笑到臉頰酸痛好像自己聽得懂日文似的www


目前除了哇哇哇牙白外沒有正經感想

還有,toma真的很開心呢~ 

真好啊

感謝新感線劇團!


<當他們認真編織時>觀影有感(劇透)


「不是想透過這部電影改變世界,或反對偏見,我覺得是提供了解的契機。」
──生田斗真

 

潤萬物於無聲中,荻上導演在這片中給我的感覺。
沒有刻意戲劇化衝突,以輕柔的語調娓娓道出這限時的一家三口生活日常,

 

視角從孩子單純的眼切入,沒有預設立場,也沒有誰對誰錯。

隨著渾身是刺的離家少女小友

感受凜子的疼愛

慢慢接受凜子跨性別的經歷。


印象裡最深刻的一幕,
也是我覺得斗真演技炸裂的時候

電影中, 在正義魔人的舉報下,

兒童福利機構派人來調查小友的生活狀況,

毫不知情的凜子一回家就遭受三位機構人員冰冷的審視,

她站在自己家的玄關卻被迫面對來自正常世界的拒絕

凜子努力不顯露的無措與倉皇
她在主流社會中的弱勢
這些訊息在斗真的演繹下無聲地傳達給銀幕前的觀眾們心中

如果說土龍的生田斗真表現出的是「放」的演技
那彼編中的生田君則是呈現「收」的狀態
將凜子的經歷和豐富的情感都斂於眉眼之中


觀影完對家庭、性別、正常的定義都有些觸動


尤其讚嘆配角中無條件接納凜子的凜子媽媽

因為有她,凜子才能順利成長為對世界溫柔的人吧!


希望自己能成為這樣帥氣的大人呢!




正經心得結束,以下粉絲濾鏡中

斗真真的好漂亮好美腿好細呀呀呀呀

舉手投足間那種女性獨有的纖細感表現的淋漓盡致

而且女裝好多套呀~開心~~
導演good job!
其中個人最喜歡看護服了
真 白衣天使(陶醉臉)

其實在影廳外的走廊上,
我有碰見一群應該是toma粉的姑娘們在熱烈討論斗真有多美 
想變性娶他(?)之類的ww

可惜那天我是拖著不知我粉絲面目的朋友去的
沒敢破形象去認親
只好表面正經嚴肅的偷聽她們誇toma 


此外,其實這部影片中的男主角是我的初心桐谷健太呀
從知道他們兩人要演夫妻我就開始炸啦啊
想當初看遲開時還一直告訴自己不可以「背叛」建太愛上斗真
結果現在.........
白雲蒼狗 等閒人心易變

雖然看完有些意外這草食男的形象
也小驚訝劇情中有些淡薄的存在感
不過電影中和凜子相知
並提供溫暖堅定的支持也是聯結家三口的重要基石

最後最後  希望喜歡的兩位演員都能越來越好!

秘密觀後感(含劇透、吐槽向)

就在今天! 線前預定好的黃道吉日!
我拖著病體從遙遠的偏鄉小鎮來到了首都看心愛的toma的電影
約兩小時後我終於忍不住眼眶中的濕意決心回家打字回報導演

大概簡略槽點 
一、自然拾取便當的娟子

全劇好像把娟子鋪陳為一個很厲害的殺人魔,
但我完全看不出她的厲害點和陷入瘋狂的原因, 
莫名其妙地和貝沼扯上關係, 最後因為祕密被發現選擇自焚。

點1.那個真鍋刑警真的很煩,一副女人就應該好好保守貞節才是好女人,
娟子和很多男人睡=迷惑男人的魔女 ? 認真講我沒從電影感受出娟子的邪惡,頂多就是自言自語的怪女孩罷了

點2. 日本你們到底多喜歡在電影裡黑自家的公家機關啊? 出動那麼多武裝部隊最後竟然沒人能阻止一個少女(?)自焚? 

點3. 所以為什麼娟子一死大家就自動接受她是真凶並曾犯下多起殺人事件的設定呀?證據不是被一把火燒掉了嗎?狗的腦內影像又不能作為證據?

二、這個青木我不熟
在原作中青木作為敘述者卻不會讓人誤會主角是他--因為他對室長那顆崇拜(迷戀)的心呀!! 在原著裡青木可是室長緊密的追隨者呀!仔細凝視著室長的一舉一動, 可是電影裡的青木不但背著血海深仇又滿心想建功立業.......還能不能好好追室長了啦 (摔!)

三、拆我cp
官方唯一朦朧曖昧的只有鈴薪,
作為青薪黨我被迫塞了一口不合胃的糖QAQ
最後三好醫生和室長分道揚鑣我完全可以理解好嗎
誰在看到前戀人死前的理想世界是他和自己現在的曖昧對象過兩人世界時還能愛下去

四、人見人愛的室長大大
室長未經許可看鈴木大腦、一聲令下24小時內聚集來的武裝部隊、部下幹掉一名警官、讓嫌疑犯帶著證據自焚、在種種不利的情況下室長大大還能一點處分不受的帶著第九成為正式機構..........講真的,高層你們真不是室長的顏粉嗎?

大概先這樣,客觀來講,畫面很漂亮
氛圍也營造的很棒! 我個人非常欣賞這部電影的配樂,室長也美美的....
唯一的缺點就是劇情重點不明,
感覺想表達很多想法可是最後什麼都沒講清楚,
每個人物(尤其反派)行為的因果關係都無法說服我
(唯一能接受的是鈴木克洋),
很多人的言行我都無法從電影中找到答案。

希望下一步會更好,祝福他
 

岡田將生的疑惑2

岡田先生最近很困擾

因為不能說出口的夢境他已經躲了敬愛的前輩好幾次

 

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了幾天

又是一個一堆男人喝酒的日子裡

在人群中心笑得如向日葵的前輩拍拍旁人的肩,

就端著酒杯穿過人群朝縮在角落的將生而來


這幾天的躲避被發現了?

當天聽壁角的行為被發現了?

對前輩投去的異樣眼神被捕捉了?

 

強押著腦內不斷彈出的驚疑,

將生努力讓自己直視逐步走近的前輩笑意盈盈的雙眼
雖然──那笑容怎麼看都不懷好意

正要找個藉口躲開

一雙骨節分明的手迅速按住將生起身的動作,
他的溫熱也隨之轄住所有預謀的反抗
瞬間放大的唇俯在將生耳邊訴說彷彿惡魔的語言

"吶,那天,你看見了什麼吧?"

濕熱的吐息燙得將生的耳瞬間熟透

 

無數無法承認的幻想受那刻意壓低得磁性嗓音引誘瘋狂湧出

理智努力的運作

"不不不前輩沒有啦真的沒有,真得只是送了你回家我....."

前輩好看的眉毛向上一挑,戲謔的眼神截去了將生的話語

 

嘴角上揚勾出一抹瞭若指掌的笑
"嗯哼~現在不可愛了喔將生小弟"


擬好的言語被擊碎,有甚麼防線岌岌可危

"前輩!"

再次順利壓制住後輩的前輩,得意地擠著將生坐在堵住出口的位置

完美封閉對方出逃的路線後,似是對現狀極為滿意

反倒放過了羞惱的後輩

友善的開啟關於片場的話題

 

幾杯啤酒下肚,被前輩溫柔的讚語哄得飄飄然的將生,

挫不及防的慘遭襲擊──

"話說啊.....白色連身裙感覺很純潔對吧?"

"若再加上蜜色的唇膏、黑色蕾絲邊的透膚絲襪、尖頭繫帶高跟鞋,怎麼?完全戳中男人的點吧?"

"哼哼哼,我聽見你撲通撲通的心動聲了唷?"

 

一波波綺麗的畫面衝擊得將生呆立在當場

連前輩什麼時候離開都不知道

 

精神遭蹂躪後的軀殼將生機械似的喝著酒
那人的聲音卻自動飄進耳裡


好像有人在和生田打趣

說你又逗人家小弟弟做什麼啦

看他整張臉都紅得不像話

 

前輩狡黠的回不過說些大~人的話題而已
大人兩字還加了重音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將生總覺生田前輩說時貌似還饒有興味地往自己這方向瞥了一眼

帶著抿唇吐著小舌頭笑得無辜的臉



TBC

 

後記:

感謝閱讀!總想寫點嗚烏的東西可是又不會寫,
這時就覺書到用時方恨少(*゚∀゚*)

>其實這次是趕報告時寫得,
不覺在寫報告/準備考試時就會有創作的衝動嗎(*´▽`*)


岡田將生的疑惑

岡田先生最近很困擾
因為疑似發現了敬愛的生田前輩的小秘密

 

*謎團一
岡田先生常會被叫去和一群bling bling的人們喝酒

其中總少不了某位toma君的身影

這次也是平常的酒會
就席沒多久,將生就發現生田前輩的少女坐姿彷彿更嬌俏了點,

還開啟了貼心哥哥的模式,不再只是專注吃吃吃

而是含笑聽人說些有的沒的

昏黃的燈光下,前輩的側影透露出一種迷之憂傷的氣息

 


然後最最最重要的是,結束後大家搶著送酒醉的生田君回家時

前輩撲騰著跌進了擠不進戰鬥圈地將生小弟懷裡

剎那將生君嗅到了超級好聞的清甜香氣

若只是如此也沒什麼,

但,在習慣性拖著纏在身上發酒瘋的生田君往計程車走時,

將生發誓他從前輩自己扯開的寬鬆衣領中驚見

不該、不該存在那誘人鎖骨上的

粉色的

肩帶

 

是是是那種肩帶唷?女性的、裹胸用才有的東東唷?
身為被女性圍繞長大的人,岡田將生可以賭上姊姊的名號發誓
那真的是胸.罩

雖然腦補過是不是又一次前輩預謀好的整人把戲,

比如等下生田君會嬌羞的說自己其實是生田斗子,

為了媽媽想見木村大神的夢想,忍辱負重女扮男裝進了傑尼斯事務所之類

然後在將生傻傻地信以為真時誇張地拍手大笑.....


但直到好好把人送回家

前輩除了在將生身上蹭來蹭去,軟軟咕嚷道不要回家外,其他什麼也沒說

倒是將生不小心在拖抱對方上床時,瞥見衣櫃裡的素色連身裙

按下瞬息中內心莫名升起的情緒,將生仍禮數周到的向醉得不醒人事的前輩道別,
就在一邊應和對方在陪我喝一杯的咕噥,一邊慢慢步出玄關時,看見了一雙格格不入的米色的高跟鞋,在昏暗的鞋櫃中明亮的驚人。


不會真的是生田斗子吧?

 

*謎團二

回程的路上,疑似生田斗子的前輩在將生腦中一閃而過
但另一患上女裝癖的前輩樣貌卻更迅速的掀起頭腦風暴
白皙健壯的身軀上誘人的粉色內衣
掩藏在寬大女裝下泛紅的指尖
寬大裙襬中因未習慣的空蕩而顫慄的雙腿
端麗的面容上羞惱卻夾雜著背德快感的神情

不不不
將生揮去不合時宜的想像
竭力想起前輩總是努力散發男子氣概的樣子

若真是前輩有了裝扮為女性的慾望,一定也是有原因的
將生堅信

忽然想起昏黃燈光下前輩傾聽的側臉總覺得溫柔到有些哀傷

該不會真在和那誰或那誰談戀愛?
然後最近發現情人花邊新聞不斷,於是試圖裝扮成女性挽回對方的心?

無數的問號轉的腦袋發疼,直到將生迷糊的回了自家門口並在浴室草草洗潄後,拉高棉被準備就睡時,放鬆的腦海突然播放起一段影像

 

好像是在聚餐處燈光昏黃的廁所裡

當時被逼著灌了不少酒的將生獨自去了洗手間,準備讓自己潑點涼水醒醒腦,

結果剛踏進門口,一連串碰撞聲止住他的腳步。

 

"給我看啦~"
"別鬧了笨蛋,放手"

兩個男人的聲音,從緊閉的窄間門板悶悶地傳出。                                      

 

"我不管我不管是為了......才穿的吧?讓我看看嘛~"
低沉渾厚又有點耳熟的撒嬌音。
"別鬧了你!"伴隨著拍打聲,另一道刻意壓低的男音小聲喝斥著,但這般小心嗔罵的音調,好似反激起調戲者骨子裡的惡作劇因子。
"若是繫在...白晢的身體上一定很美麗唷?讓我好好欣賞下呀,嗯?"
蓄意降下音調,男子的嗓音彷若纏繞著獵物,誘使其就犯
聽不下人家的調情,也怕撞見什麼同性情侶的秘聞,將生,推理小能手,當機立斷趕緊轉身逃離是非之地,但現在仔細一回想──

嗚哇──牙敗,好像可以把對話套在認識的人物對上!?
不想知道甚麼可以引發人身危機消息的將生把頭一蒙,準備讓明早的自己,把一切當場夢吧!

 

TBC

後記:
感謝閱讀!在下很久沒動筆了,文句淺陋還請見諒,這篇小短文意在拋磚引玉多挖點糧來吃,各位大手們快看我真誠的眼睛(*゚∀゚*)

>其實是生田先生女裝導致的產物(*´▽`*)

>其實也是半夜被蚊子吵得睡不著逼出的東東XD